—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Day.4】{p陆}读心术

很久没写文了,极度ooc,真的真的,劝你们别看现在走还有救

双第一人称视角百合,少女陆,超少女......额,给以后做铺垫嘛xxxx

简而言之就是老夫老妻吃醋了嘛。



1.

她一直是人群中最闪亮的人,无论她走到哪,总之在千万人中央。就算她是女王,我是骑士,我也离她不止十万八千里远。

更何况我不是。

她太厉害了,在帝国理工用了三年能拿到博士学位,怕是全学院上上下下无人不知晓,无人不羡慕吧,温柔?智慧?天才?奇迹?这些词,各大报纸已经出现过千百遍了。

床下的短发女孩敲敲床板说,老陆你论文写完了吗?

没有。倒头就睡才该是我的态度——难道这区区一篇论文,能让我也荣登博士不可。眼不见心不烦,睡吧睡吧,就听不到她的声音,看不到她那张该死的脸蛋儿啦。

于是很快入眠。枕头很软被子很暖。唯一扫兴的是梦里总有个声音说,我要去忙着领奖,谁会管她啊。

我呸。睡个觉都不安生,气到坐起来。


2.

我真的不知道她最近怎么了,明明该烦躁的是我,不过是开发了一个简单的机器人,我能想到它唯一优点就是成本低资源消耗少,怎么就因为这个而得到博士学位了呢——而且自从这半个月我得到这个喜讯后,每天不是跟软件开发商搞游击战就是与各种要投资的老板强颜欢笑,每天回到寝室却发现一向热爱修仙的人却早早睡下了。

既然睡了,也别吵醒她了,可能是前几天写论文累了,这种沉迷修仙的人也是时候休息了。

半夜,总听见对面上铺悉悉索索......她在干嘛?我揉揉眼睛,正对上黑暗中雾气朦胧的一双眼睛。

“怎么了,夫人?”

“没,没事。倒是你,还知道回来睡。”陆炸药隐隐有些要炸的趋势,我推断。

“不是,夫人,这个.......我最近太忙了啊”“知道你忙,天才博士小姐”说完,大夏天的捂着头就睡了。

陆炸药桶又生气了?不过这回是没炸,闷桶里不更难受?

不过她生气的方式其实还.....挺可爱的。嗯。


3.

“您,有事快说,我可不敢耽误您宝贵的时间——去谈合同或者去约会”这个人,刚刚发布会的时候竟然以要和心上人约会为借口提前开溜。

“去谈合同我还不着急,夫人,至于约会——”她把马尾拆开又梳上,真如她所说一般不惜时间不紧不慢地卖关子“我这不是约着呢吗”

我脸一红“切。有事快说,要不我走了?”

“哎别呀夫人,我还要请你帮个忙呢。”

“什么忙?”

“帮我测试一下我的新发明。”


还有这种操作?

在我的面前是一个淋浴间大小的机器,正好能容纳下一个成年人,不过吊在它上方的某个类似头部电机装置总让我看着有点难受。

“这是啥?”

“读心机器,不过总是不太好使——总之你来配合实验的话或许能发现漏洞在哪”

“怎么个不好使法呀”她挠挠头“貌似是想的东西不是真的得话,就不能显示,机器还会坏掉.....不过放心,就算你想的是真的,它也不一定会显示啦”

还有这种操作x2,哦不过读心这种东西,我可不大敢信。

进入机器,听到了毫无生机的女声提示:想着你最喜欢的人

最喜欢的人?我一个死宅,哪有什么喜欢的人嘛——“哎,别撒谎啊”沈祺夜在外面敲着玻璃。

她把粉色的中长发放下来了,好不容易能有一点女孩子的味道,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她信誓旦旦的在一群大人小孩的包围中说,阿遥肯定是因为我穿粉裙子太漂亮啦她生气才不跟我玩了,不用管她。

那下一句呢?

大不了我以后再也不穿裙子了。

所以她真的就再也没穿过裙子,从初中到大学,除了校服就是牛仔裤,喜欢粉色倒是没变,可漂亮衣服几乎没买过,倒是把头发剪短了,最近因为忙才留起来。

可是,可是就算她不漂亮了,也还是在人群中央。

够不到,永远够不到。

舱门打开了。她迎上来,问我想的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说。

那,这个是什么?她手里拿着张刚打出来的照片,-照片上印着一个穿粉色裙子的小女孩。

不是说好的不怎么好使吗。我这运气.....不对,别和陆夫人谈运气。


4.

“这么多年来我都不知道她能是恋童癖的!”孙昊珑满脸写着“震惊,和她呆了九年的朋友都不知道,某大学生竟有如此癖好!”

怕不是刚从uc震惊部辞职的哦。

“你说,这会不会是谁小时候的照片啊......”马奥插嘴,随即又被孙昊珑堵住,这对狗情侣闹得是不亦乐乎,也不管管我这单身狗,单相思一个傲娇,苦啊苦啊。

不对,等等“小时候......小时候.......不会是!”

“我的夫人呀,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喜欢我了”她暗爽,自己果然是猜对的,只不过明里暗里暗示这么久,这块榆木疙瘩竟然还不开窍。

所以.....小小的欣喜之后当然是套路一波啦。


5.

今天沈祺夜真是奇怪。多少年不穿裙子今天非要拉着我上街买裙子,还是大把大把的粉色长裙——“你这是返老还童啦?不是都不穿裙子的吗,怎么突然想起买裙子还一买买七八条......”

“不是啊,我就是忽然想买了,况且,你不是很喜欢我穿裙子的吗?”

“切,我什么时候......”

“反应过来啦?”

“没,我,我反应什......唔——.”



所以说,读心术什么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陆之遥终究还是不知道,她不过唯一知道的大概是她中了沈祺夜的套路还乐此不疲而且她此生挚爱是个爱穿粉色裙子的小女孩。


快end吧没人看你墨迹x

end




这里人归,一个zz不知道今天该自己写文了甚至连题目都没看就开始瞎jb写......感谢看到这里还没瞎眼的各位,我这个暑假也许会更一个长篇,这个是老陆和pi的背景的一部分,那个是真p陆百合伪绝陆,会比这个质量高很多。

再次感谢为我们30陆操碎心的包子,谢谢以及抱歉!

评论
热度(16)

2017-08-1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