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P陆)jojoparo 勇气(上)01

1.我先说好了我幼儿园文笔将就着看行不x
2.我这人懒到极点,你要是发现我三天不更就使劲催,没事儿我不更你们日我都行。

3.jo厨欢迎找bug……我第八部没看!虽然有私设但大致都是jo原著设定



湖边的墓地上空,一朵墨色的乌云把阳光遮蔽,不一会就要下雨了。沉静的湖水倒影着云越发地显得昏暗。墓碑上的照片里,清秀的少年眼角全无稚气,眼里总仿佛有一团无法熄灭的火焰,亦或锋利的剑,直穿人心,仿佛胜利已经牢牢地把握在手,而对手则必死无疑一般,他的嘴角上扬着微小的弧度。这样的他,不应该出现在墓碑上---少年本有着粉色短辫,但在黑白色的相片中所有色彩都会泯灭。

抬头,没有一丝阳光敢穿过云层。


两年前的某个上午。
陆之遥揉了揉长时间注视电脑而酸胀的眼睛,抿了口咖啡。电脑中的人物独自蹲在墙角,他经过好一番调试也没让身着紫衣的小人而看他一眼。这游戏,第几个bug了啊?陆之遥边揉着太阳穴边想,老妈来电话说今天家里会来一些客人------无非是七大姑八大姨,应付一下就好了。哦,显然,这位在七大姑八大姨的眼里属于大龄未婚青年的陆之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将面临的严刑拷打。
应付归应付,该做的事情他却一件不落地做周到了。买饮料,摆水果……尽管他的单身生活并不丰富却也不像大部分宅男那样糟糕,很快,他就把全部事情做完了,坐回电脑前准备恭候客人们的大驾光临。
"叮咚---"门铃响了。
"谁?""是我,肖尧。"
他开了门。门外气喘吁吁的少年戴着衣服黑色粗框眼睛,脸很红,显然,他从学校跑回家又上了六楼。
"傻蛋你着啥急,进来慢慢说。"他对男孩的行为不解且惊讶。"哎呀没时间解释了把家门锁上跟我去个地方。"他说着就要把他往外拉。少年焦急的样子并不多见,而且他让自己把家门锁上也说明了事态严重。”等等,有什么事情就在这儿说。'今天的他如此反常,让陆之遥有不详的预感。他一步也不动,他相信他的第六感。今天要有什么改变他一生的事情发生。

肖尧是陆之遥大学同学兼邻居,他住一楼陆之遥住六楼,高中还是一个班的,不过肖尧大一就出国留学了,两人间虽然没断过联系,却也不如往时无间。陆之遥以为他会在国外工作不回来了,结果他上班第一天就发现一楼搬来个"邻居"----正是肖尧。他曾经好奇过为什么肖尧会突然回国并且不偏不倚正好住在同一栋楼里,也曾百般盘问过,可惜都被他拒之一笑。

"等我一下。"肖尧从身后的背包里摸索半天,把一团旧报纸摸了出来。打开报纸,里面是一个箭头,箭头上诡异的花纹似是要把人的目光吸进去一般,箭上两个镂空的小孔逐渐变小汇聚在银光闪闪的箭头。这个花纹......在哪里见过。陆之遥想。“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肖尧神色凝重地问。知道.....也,不知道。他眯起眼睛“肖尧,你想干什么?'他看到肖尧抿了抿唇,掌心一片湿润。


“你见过这样的箭吗。”肖尧说,当然,这不是疑问句。

“见过。”

“那你能把它给我吗?”

陆之遥挑眉。“我说我见过,又不是现在在我手上。”他想了想,说“不过我可以提供一些线索,甚至帮你去找。哦当然我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肖尧问。“你至少要告诉我你们要用箭干嘛的吧,这样我也好放心给你找。”要求并不过分,但正中要害——肖尧绝对不能告诉他这箭的作用,他不想把陆之遥也拉下这滩浑水。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地动山裂。原本平稳的地板仿佛要旋转九十度,屋内的吊灯摇摇欲坠随时准备亲吻大地,“散人下楼,快,这是地震啊!”陆之遥反应的快,拉着肖尧就往楼下跑。“不对夫人,不是地震!你闻!“嗯?陆之遥闻了闻,空气中仿佛有一丝硝烟味。难不成.......?

”是炸药!“两人一口同声,紧接着轰隆的响声,听起来分量不小的炸药爆炸了,这时两人才跑到三楼,炸裂的巨石砸下来,两人一边逃跑一边躲闪,应接不暇使得他们的胳膊和腿绽出一块块淤青。忽然一块还带着吊灯的碎石像流星般朝陆之遥砸去”夫人小心!“陆之遥此时才注意到头顶的巨石,可惜已经太迟了,来不及躲闪。这时,只见肖尧扑身上去——轰......

”散人!“本来应该压在陆之遥身上的巨石就这样死死砸在了肖尧的身上,”夫人去......bilibili咖啡厅.......那里安全....“肖尧的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巨石底下,双腿腿骨脆得像塑料棒一折就断,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挤出来然后压成肉泥。这真是有史以来他最难受的死法,他想。他的视野变得越来越暗,可是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红色蝴蝶结却越来越亮........


TBC

.......大家好别人吃的是粮产的是粮我吃的是粮产的是翔。对不起p陆这个tag我都。

啊对了p没出场。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再见。

评论(6)
热度(7)

2016-02-08

7

标签

p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