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p陆)jojoparo勇气[上]02

1.对不起感冒了但这并不是不更的借口 
 
2.好吧我懒了。 
 
3.依旧幼儿园文笔!ooc预警!up主们打酱油的时候我会打tag(咦 
 
 
 
 
 
 
 
平安无事地经过了27年人生的陆之遥无法接受好友突然的死,尤其是在这种他不知真相的情况下,多年好友为救自己而死。回头望向自己的家,不高的楼已经冒出黑烟,周围开始响起的警笛声似是魔音穿脑……难道自己身边的人都会这么倒霉吗? 
 
从小到大,重要的人不知不觉中离他而去,他有时甚至都无法了解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他们的死因。 
 
然而现在并不是"怀古伤今"的时候,如果刚刚的事情不是意外,那么凶手一定还没走远。自己赤手空拳,而对方既然能不动声色在自己家里埋下炸药,就一定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死自己…… 
陆之遥下意识攥紧了拳,跑向街角。 
不起眼的咖啡厅坐落在不起眼的街角,对面高高的墙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爬山虎柔嫩的脚还躲在阴影下不会被烈日灼伤,但只要他再长几厘米,就会暴露在太阳下,到时难定死活。 
陆之遥顺着肖尧给的地址来到了这个令他熟悉的地方…… 
为什么会熟悉呢?明明没来过。 
门铃响了响。 
"喂,回来了吧?谜之声开个门。“咖啡厅里没有想象中浓郁的咖啡味道,反而开门看到了一个蓝色辫子的男孩端着一铁盘刚刚烤好的纸杯蛋糕正散发着奶油的香气,”哎你好啊,散人呢?““你们....是散人的同伴吧?”陆之遥低着头走了进来“散人他今天来找我,结果因为我的原因遇到了危险......”












陆之遥显然有些内疚,靠在藤椅上一一将经过道来。蓝色头发的孩子坐在了他的旁边听他讲话,顺带着安慰几句。意外的,他们对于散人的死并不吃惊。
"就是这样……散人他为了救我而……牺牲了。"陆之遥还没平复心情,拳头紧紧攥着。直到他说完,一旁刚刚为他开门的男子终于晃了晃他身前的报纸。”你是说你看到逍遥散人头上有个红色蝴蝶结?“”嗯,可是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他皱眉,既然散人让他来这儿避难,他就先相信他们。
男人挥挥手"散人不会有事的,他今天去只是为了保护你不受伤害"他撇了撇手上的表"不用紧张,你说你看到他头上有蝴蝶结吗?""嗯……我跟他算半个发小,今天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打扮。"
"这样的话,我也是时候告诉你这件事情了。"
"你的祖父,在你七岁时死于火灾,他动用私人财产建造的孤儿院也难逃一劫。我在黑了政府的档案室后得到了一些资料,上面记载的东西令我很感兴趣。"只见男人推过去一个老旧的牛皮纸袋。
"这是……"陆之遥打开袋子着实吃了一惊。里面闪闪发光的箭头像是鸟的喙尖,"这是我祖父的遗物啊!我之前自己藏起来了,你们怎么会有的?"
"是,也不是。你祖父的遗物是箭,但不是这把箭。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了----世界各地散布着许多这样的箭,而箭的是有能力的,我们本只想要你把你手中的箭交给我们,以防止箭落入歧径。但你刚才说你看到了散人的蝴蝶结,那么证明你或许是和我们一样的人----被箭影响了的人。"
"被箭影响了的人?"
"没错,所谓被影响,就是指被箭刺伤的人。目前为止,我、你认识的散人,还有这位----"他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蓝发少年"我们都是被箭射中或刺伤,才获得了一项正常人没有的东西。"
"一项能力。"
"能力?你是认真的?虽然你这些所谓的证据和故事都很吸引我,但很抱歉,如果你想凭这个让我交出箭是绝对不可能的。"陆之遥冷笑,他知道散人屡次三番打听自己小时候的故事,那时还以为他是好奇,没想到他竟然打他祖父遗物的主意,现在又有人搬出"超能力"来唬他----当我小孩吗?他想。
"你别着急,这种'超能力'说出来任谁都不会信。我只是想把真相告诉你,至于你的那把箭,如果你不信任我们,就不用给我们,当然也不要告诉别人箭藏在哪。至于我如何让你相信?你看----"
"夫人!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
"散人!?"

评论(1)
热度(7)

2016-02-20

7

标签

p陆谜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