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混更……本来想写肉来着

一个狗血的,双向暗恋;一个无节操的BE。啊就当三八贺文了夫人节日快乐。


pi大学毕业了。
四年下来知识没学多少,妹儿倒是没少撩。夫人这么说。
pi盯着决定考研的紫发男孩儿说,我可不像某人一样大学了除了握手连女孩脸都没碰过。
夫人少见地没反驳调侃他,酸溜溜地说,是啊,谁像你,一年交的女朋友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pi轻笑,然后瞥过头。
一时间二人无话,只有在城市里穿行的风从他们身间吹过。
半晌,pi终于说,夫人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他点点头。
他的邀请,他什么时候拒绝过呢?

他们从天台下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绿荫斜碎的小林,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他拉着他跑,不敢回头,仿佛一回头就会发现他不在了;他跟着他跑,不敢停下,好像一停下就再也追不上了。
直到pi在一座烂尾楼前停下了。
他在墙根下蹲着,不一会儿几只小猫便跑出来,喵喵地叫着。
夫人问,这是你养的?
pi点点头,说这是捡来的流浪猫一窝五只,平时翘课不想再打游戏的时候就会来看它们。
那你一定每天都来,夫人想。
我……走了以后,拜托你照顾好它们。
好。简单干脆的回答,都是爱猫之人。然而pi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猫……是在得知夫人喜欢猫之后吗?
四年真久,不记得了。
然而墨黑终于从天边蔓延向整个天空,它们顺手买了两瓶酒准备往宿舍赶。到寝室收拾好行李,pi提议去天台喝酒吧,于是拿着一袋鸡爪子鱼豆腐之类的零食和酒不由分说地去了天台。

上弦月挂在天空。
pi打开两瓶酒。鸡尾酒度数很低,半瓶酒一口下去,pi连脸色都没变。夫人抿了一口,说来惭愧,身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东北人,他只做到了前半句。
pi的一瓶酒很快下肚,夫人把自己那瓶推过去示意给他喝。pi两三口灌了下去,甜辣的酒过后,是蔓延整个口腔的苦。他盯着夫人,盯的他直发毛,于是起身要下楼买酒。

"夫人……!"pi突然拉住他,扯住他的衣领,嘴唇猝不及防地贴上去,一手插入他细碎的紫发,一手摘掉他的眼镜,舌头突破他的牙关。
"呜……"不愧没交过女朋友,显然不会接吻的夫人瞪着眼睛没什么回应,只容得pi的舌头反复在唇齿间摩擦。淡淡的酒气在二人唇舌间扩散,他终于忍不住泻出一丝轻哼。
身经百战的战神pi怎会放弃这个机会,按着夫人的头加深了这个青涩的吻,双舌相绕似要勾起点点情欲,被交换的唾液发出略显淫靡的水声。而当他将手深入陆夫人的衣服,抚摸着那人禁实的腰时,嘴边突然多了冰凉苦涩的液体……
他放开陆夫人饱经蹂躏的唇,看着他。摘掉了眼镜的他眼睛红红的。"夫人……"pi想伸手去擦,却被夫人轻轻挡住。
你喝醉了,他说。
pi低下头,半晌说,嗯,我喝醉了。
夫人尴尬地笑了笑,收拾收拾回来寝室。睡前他说,pi,你毕业后好好找个女朋友谈个正式的恋爱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下铺没有回应,也没有鼾声。

第二天pi走时夫人没送,他睡到下午两三点,醒来就开始打游戏,打着打着累了,忽然想到去看看那群猫,结果打车过去,只找到猫窝,怎么也找不着猫了。
第三天,他接受了一个女孩子的告白,正式告别了单身生活。有人问为什么他突然又找女朋友了,他搪塞着不说。
反正,四年暗恋结束了。
这是最好的结果,既利于他,也利于自己。
他想到最后一次握他的手,特别暖和,于是开玩笑地跟他说手心暖的人有人惦记。他将他的手唔在手心,说,我来惦记你。
现在,夫人摸摸他的手心。
真凉。
评论(4)
热度(10)

2016-03-08

10

标签

p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