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小绝中心](陆绝陆亲?情向)Be blessed上

OOOOOOOOOOC预警




他说神会保佑我们,因为是他说的,所以我深信不疑。
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幼时我就知道。人们口口声声说神救济人类,那为何人类会认为需要被救济的同类们,是恶魔?
从我睁开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世界上没有神。
我从小没有父母也没有家人,朋友倒是勉强有一个,那是一只拉布拉多,曾是一只导盲犬。说它曾是,是因为这只狗是从另一个遥远的、美丽的国家来的,我想它大概迷路了,否则怎么会从人间来到地域呢?
毕竟,这个国家是不允许"盲人"这种生物存在的。不是法律,而是宗教。由于他们信奉的"神"规定,盲人是罪恶的,盲代表着他们的原罪,他们是恶人所以我惩罚他们。于是人们自然而然地对盲人嘲笑或者嗤之以鼻。
而我,就是他们见了不是嘲笑就是嗤之以鼻的恶人,魔鬼:盲人。


于是,背负着罪孽,我和那只拉布拉多犬相依为命,为了躲避某些人"伸张正义为神除害"的行为---对我拳脚相加,我们住在街角无人注意的垃圾堆,或者荒郊野外废弃的公厕里,白天,我们不敢出来,只有在晚上才能偷偷地翻进别人家里,到垃圾桶里找些美味佳肴,别人剩下的美味佳肴以果腹。
这样的生活,这狗一样的生活我过了12年。
深秋寒冷的早晨,我在等待焚烧的榆树叶堆里醒来。别误会,我很少自然醒,由于失明,我的听觉非常灵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把我惊醒。我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初步判断在十八到二十二之间,步调有力但松散不一致,地上有棒球棍摩擦的声音,大概是街区里的小混混。
他们上前,踹了踹我,然后用他们沾满尿液的鞋底踩着我的手。我没还手也毫无还手之力。我躺着,接受他们示威的方式,就像公狗在自己地盘撒尿一样。
他们看我醒来却不动弹,终于松开了脚。"喂,小混蛋,把你那只老狗卖给我,100块,怎么样?够你吃几顿饱饭了吧?"
我就知道准没好事,晃晃悠悠地起来,小声说,不卖。
那人听到我拒绝了他,又惊又气:"什么?你小子敢他妈的不卖?有种再说一遍?"
"我不卖,不卖,你们听懂了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这样说话。
"操,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你个狗养的贱人!"他拿起棍子就要忘我脑壳上披,还好后面有人上来拦住"大哥,不用你自己动手,兄弟这儿有个妙计,保玩死这个贱人……"
混混头子听完,瞪了我一眼,"不识好歹的家伙,过几天有你好果子吃!"说罢竟离开了。
这时那只拉布拉多回来了,它用带着些许软刺的舌头轻轻舔着我的小腿,我感受到他的恐惧,动物对某些事情的预知绝不亚于女人的第六感。
我觉得它要离开我了。
TBC
这篇是绝宗养成记,中二感、ooc满满x
中篇泪滴露硬胸救绝。
评论
热度(11)

2016-03-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