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p陆 隆冬(r)

神他妈扯淡的故事。本来我就是想写肉。传说中的学生和养子pi x老师和养父陆。






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陆之遥也没想过自己年纪轻轻的就会有个儿子,更没想过这个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而是捡来的。但是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就被他深深吸引,仿佛他们之间有种莫名的引力一般。他的同学说他是妇人之仁,自己连工作都不一定找得着为什么要收养孩子,收养孩子对以后找对象有诸多不便等等等等,但是陆之遥不朋友的反对,甚至为此与家人多觉关系,就是为了收养了这个七岁的男孩。他把他取名叫陆陈,小名叫皮,在东北话里的意思是“坚强”

养育一个孩子对于老处男来说不是什么易事,好在这孩子十分听话,把小学顺利地读了下来,凭着优异的体育成绩成为了重点中学的特招。但陆之遥不一样,现在中国本科毕业生比比皆是,在一线城市的学校当老师本来就不容易,再加上一般学校不是很待见青年教师,认为他们没有教学经验,他就更难在皮读书的城市找工作了。于是,家里的生活日益拮据,陆之遥只能靠写写文章来获得不稳定的收入,一时间家里的气氛很压抑。

皮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但意外的,在陆之遥第30个生日时突然有一通电话从天而降,聘请他去皮所在的中学的高中部任教。

当晚,他们难得地下了馆子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工作。皮皱着眉,眸间回荡着不安.

 怎么了皮,不开心吗?陆之遥问。

 陆之遥以为是皮闹小孩子脾气,因为自己对他能看的更紧了而郁闷,也就没搭理他。

之后的初三半年过的很安稳,皮不算太差的语文成绩加上年级第二的理科成绩和年级第一的体育足以让他脱离市重点考上省重点,但皮的英语实在太差,150满分他能拿70分。这可不行,陆之遥想。于是中考前夕的一个晚上,陆之遥把他叫到自己办公室准备进行一场深刻的谈话时,发现了他身上的青紫。

“你打架了?”陆之遥显然很吃惊。

 “.......”他沉默着。

 “我问你你是不是打架了,你说话!”他的沉默不语,验证了他的猜想。

  但是皮还是不说话,他直直的看着陆之遥,不知为何,眼里竟带着细微的悲痛。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了皮的脸上。

很疼,但是皮忍住了。 

于是接连不断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他不反抗也不说话。

 最后陆之遥愤愤地离开,当晚皮在宿舍外睡了一晚,没回家。

 或许所有灾难的根源都是误会。

 

皮一个月都没回家,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浅粉色的头发干枯凌乱地黏在他的侧脸上。而陆之遥也像是赌气一般一只不去找他。

 直到考前两周,皮在晚自习上晕倒。

 当时陆之遥在看着一群高三学生上晚自习,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咯噔一下,撂下手里批了一半的卷纸就奔向初中部。

 校医室里,皮刚醒过来执拗地想要回去上晚自习,刚打开门就看到陆之遥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

”夫人,你怎么.....?“

  ”皮别说了,赶紧回去躺着,我......我很担心你。“

"夫人我没事儿,不信你问校医。"皮勉强地笑着心里却乐开了花。 
 
校医摇摇头说,问题有点太严重,可能是疲劳过度加上营养不良。但是他身上有很多淤青甚至细微的刀伤,还好及时处理了没有感染,要不他就没法中考了。 
 
陆之遥脸色一沉,没多说什么。 
 
他揉揉皮的头,说你还有两个礼拜时间,别打架了好好学习,然后兀自离开。 
 
 
 
之后就是中考了,皮恢复的不错完全没耽误考试,考到最后一科英语的时候,皮超常发挥,除了完形和选择一共扣了十二分外剩下的都是满分。录取通知书下来后他一阵兴奋,但是又想到要去外校读书见不到陆之遥,就狠下心把录取通知书烧了,拿着自己学校高中部的通知书去了高中。 
 
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皮竟然被分到了陆之遥那班。和他同班的有个叫石二的男生,成绩普通,勉强从外校考上来这个高中一直令他兴奋不已。结果第一次月考后他排到了校倒一百,主要原因当然是万恶的英语---他比皮还惨,150满只得了50。皮一边安慰他一边帮他补习,可惜皮这种勉强及格的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结果第二天,班里来了个转校生。 
 
"hello,this、there is Mike"讲台前戴着眼镜的金发青年操着正宗的美式英语,略带腼腆地打了个招呼。 
"哇靠!大p你看,外国人哎!"石二略显兴奋地指着mike仿佛指着动物园里的猴子。 
"人家是混血吧……"皮回答。 
"那么这位同学,你自己选个座位吧"陆之遥示意新同学找个座位。 
"哎我我我我我!到我这儿来---哎呀"石二举着手活蹦乱跳的像个猴子,结果一个中心不稳摔倒在地炸成了猴塞雷。 
"额……好吧,那就那位有点奇怪的同学旁边那个座位吧。"

 “哎哎哎?好啊!”

   于是这样,他们成为了同桌,一坐就是两年,直到高三那年。

 “石二,要不要考虑做我男朋友啊?”面前的女子娇笑着提出了这样的事情。

"啊?你让我想想呗……"
"喂你瞧不起谁啊,我怎么说也是个校花啊!"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因为什么呢?
他瞥见像是路过的金发男孩,男孩正好也向他瞥去。
女孩愤愤地离开了,说是明天要一个答案。
当晚石二平生第一次失眠。
半夜,下铺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麦扣,你也失眠了?"
"石二,你还没睡吗?"
顿时二人语塞。

半晌,mike轻声说"石二,其实……我喜欢你。"
"麦扣你……"
"可能你觉得很突然,但是我已经不想和你,保持这种友情……毕业以后我就回美国了,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但今天那个女孩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所以……"
石二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知道自己脸红了。
他……也喜欢麦扣的吧。


"所以……?"皮看着这两个厚颜无耻的脱团基佬翻了个白眼。
"如你所见啊小屁屁,我们脱团啦!"石二用欢脱的语气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讲了出来。
皮看看Mike"麦爷,你们真的假的?"
mike点点头说,真的不骗你。
"你看麦扣都承认了!我跟你说还是麦扣先表白的呢!"

 
看着眼前两个人一夜之间从朋友变为恋人,皮嘴上祝福但心里却不好受。女朋友什么的他也不是没找过,但是基本不出一个月就会和平分手。几乎每个女孩子和他分手时都会告诉他他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是谁呢?是谁呢?

他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喜欢上了陆之遥,原来他以为这时父子,师生间的感情,但现在他发现并不是这样。当一个人越来越大,越来越成熟时,就越来越容易认清自己的感情。他喜欢陆之遥,他爱陆之遥,恋人间的喜欢和爱。有的夜晚,他甚至想着陆之遥的声音就能起反应,他仿佛亵渎神明一般疯狂的,痴迷的爱他,自己却”毫不知情“。

一切都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皮想着,叹了口气。

“哎,大p你怎么不高兴啊?”

“没事儿,没事儿......”

夫人,等我考完大学,我就向你表白。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当不久后皮看到陆之遥和一个姓肖的女老师出入成双时,他终于明白了“xxxx之后就xxxx”的想法全他妈都是flag。


”夫人,你最近和肖老师关系不错啊.....“某天午饭时孙浩龙打趣的说。

”那当然,我得赶紧给陈皮找个妈,家庭不完整可是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的啊!“陆之遥笑笑说。

”真的假的,求心理阴影面积!“

”当然是真的啊!“

 在一旁吃饭的皮一声不吭地撂下筷子,拿起练习册挡住脸。

是真的吗.......夫人。


周末,皮和陆之遥和往常一样的走在昏黄的灯光下。这条小路没多少人走,所以成了他们回家的捷径。原本他们会在这条小路上聊些上学时的趣事,但今天他一直盯着微信,仿佛在等谁的回复。

”夫人,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啥事儿你说啊。”

“夫人,你是真的喜欢肖老师吗?”

“啊?你哪听来的?‘

”是想和她结婚那种的吗?“

”皮你在想什么啊?

“是想和她上床的那种吗?”

陆之遥看着皮,发现他咬着牙,眼睛里满溢着嫉妒和愤怒。

他走上前,死死抓住陆之遥的手。

(R看我搞个外链啥的x心疼夫人第一次就野战,我写着就疼xxxxx)




评论(3)
热度(9)

2016-03-20

9

标签

p陆m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