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p陆,轻微闻绝,陆绝陆亲情(?)向)简简单单的俗套的童话故事(中上)

这次有闻绝,有女装陆+女装绝,皮癌登场。大概下章夫人智商上线xxxx








ooc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转眼就是十几年,在男孩离开后,大王子和在他保护下的小王子平平安安地长大了——字面上的意思,五百年后那条龙还没醒来。大王子十七岁了,成为了皇城中最骁勇善战的战士,仅次于老骑士,当然,是老骑士“当年”。老骑士已经是耋耄之年,没有先辈的弑龙之勇,空有一身武技却无的放矢,只好做起了大王子的老师。于是大王子便不负众望,胜于蓝了。当年可爱的小王子也在自己的百分之一的努力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天赋下成为了出色的法师——即便国王非常不愿意承认他的天赋异禀。说到国王,他现在还宝刀未老,两个儿子又这么优秀,自然有很多周边小国想要与之教好,正好大王子快十八岁......当然,也有某些国家几次三番在边疆寻衅,但大王子一向不主战,每次小王子提议要双方开战的时候他总能列出一大堆战争的弊端,弄得他哑口无言,当然也有可能是小王子并不想反驳。




普通的日子就这样流逝,直到那一天。




大王子的成人礼轰轰烈烈地办了七天,大陆上另外两个大国和周边小国都纷纷派来了使臣,一时间给大王子的礼物塞满了整个房间。国王很高兴,因为这不止是他的最爱的大儿子的成人礼,还是一个外交的大好机会。大王子良好的治国理政能力和强健的体魄让他看到了这个王国百年后的景象——必定是个国富民强的盛世。然而,国王对大王子的和平主义表示担忧,毕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他总是担心大王子的妇人之仁会害人害己,所以,已经成年的大王子最需要的是一个比王位更坚实的后盾。他需要结盟。至于结盟的方式嘛.......联姻是最好不过了。




金碧辉煌的宫殿今夜灯火通明,飘摇着的朵朵礼裙,镶嵌着华贵宝石的高跟鞋,还有浓妆艳抹的各国公主们打破了大王子宁静。他被国王拉着在裙间穿梭,不得不高兴地与各国公主,首脑攀谈。出于一国王子的基本素养,他尽可能礼貌地,委婉地回绝公主们的邀请,在重围之下抿着一杯葡萄酒。




"哥!“小王子的声音突然传来,他回头,竟发现自己略显瘦弱的弟弟正穿着一套不知哪弄来的纯白的露肩礼裙,在众多衣着华丽的公主中略显平庸,他把留的略长的短发盘起来,用一个珍珠发簪固定住,往脸上扑了淡淡的粉底和腮红——没人能认出他,顶多只会把他当做某位公主的侍女。"天哪小绝你终于来了!”大王子扑向救星。“等等,我先去喝杯酒,等我回来就照往常那样就行。”大王子点点头道“好,我在这等.....不对,你不能喝酒,嘿你听到没有!”




“知道了哥,你怎么跟女人似的!”




哈,这小子果然是越长大越不听话了。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他等待着第一支舞曲。




皇宫外,他抬起头,打量着这座巨大似野兽的建筑物。这是他第二次进入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了。他紧握手中的剑。




骑士登场。








小王子只是去喝杯酒,怎么也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hey,女士......抱歉或者我该称您为小姐,请问我能有幸邀请你进行今晚第一支舞吗?”面前的青年身材高大,白色丝绒手套遮不住他那双颀长的手,而此时他有些害羞。他头上镶嵌着价值不菲的亚历山大石,披风上绣着精细的金丝,一看就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这可就难以拒绝了.....毕竟,面前的人显然没看出他是个男孩子。“不......我,我只是一个侍女...."话没说完,青年竟然拉起他的手,在他的手上落下蝴蝶般的一吻。”你!“小王子显然吓坏了,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面前茶色头发的青年拉住他,逆着金黄的灯光,盯着小王子不知何时红起来的脸,嘴角微微上扬”别担心,跟着我的脚步走就可以了.....“他的声音轻灵而深沉,好像魔法一般........魔法!




第一支舞曲开始了。




青年拉着小王子的手,踏着节拍,他那长靴正正好好插入两只舞鞋的缝隙间,他挽着他的腰,牵引着他的舞步.....他们一步步从舞池中央跳到边缘,又跳到无人注意的角落,最后,在舞会后面的走廊停下。




“告诉我,姑娘,小王子在哪?”他松开了他的手,不带任何感情地问,和刚刚的他判若两人。“哦.....天哪这是哪?”他好像是才清醒过来,摇摇头“我没见到小王子,我.....我不知道他在哪”他佯装可怜,微微低下头,两个大眼睛里仿佛要滴下清晨的露水。青年见状长出一口气,转身要走”好吧,果然我是挑错人了;谅你一个侍女也不一定知道王子的行踪,更何况是国王保护的这么深的小王子。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好姑娘——”接着,他开始吟唱一串咒语,看着小王子慢慢倒下,他才放心地离开.....




直到他感受到颈间的冰凉的刀刃。




“保护的这么深?我倒想直到你为何这么认为小王子,我,是被保护的?”




TBC     感觉分上中下写不完。

评论(6)
热度(24)

2016-06-24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