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鸡人归在辣鸡高中 —

(12陆)噤

百合注意!

伪双人视角,夫人主视角。

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辣鸡佳音啊,你还是逃不过右陆坑,科科。

然而我觉得这篇百合还真就不怎么分攻受............(x)




她是我的下铺。

师范的女生宿舍总是被各路成熟优雅(第一印象)的美女挤的满满的,很少见到她这么活泼干脆,有些男孩子气,还有点儿小幼稚的可爱女生。

她背着一大袋子行李进来,到了寝室很兴奋地四处张望,挨个床打招呼,像小一只小麻雀。跳起来的时候,她的中短发也随着飘起来。

很好看。

寝室里她那些大二的学姐有的在和她打招呼,有的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我那时应该是在抄着什么笔记,她突然从后面扑过来,抱住我的肩膀“小学姐小学姐你在干嘛呀?”

紫色的墨水撒满了笔记,犹如盛开的三色堇。

“嘶——天哪天哪抱歉学姐我我我...........”她手忙脚乱地找抹布,样子很滑稽——最后,她才在书包的最内层找到一小块干抹布,然而墨水都快干了。

她很失落,可惜我并不在意笔记,我倒是觉得她的反应挺有意思的。

中午,她拉着我邀请我吃午饭,我笑着想,这大学破食堂的午饭请我也不吃。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还是去了,并且在她对食堂菜滔滔不绝的赞美声中吃下了一大碗盖饭。



晚上回到寝室她才反应过来我是她上铺。4床的马奥看到她的反应噗嗤就笑了,然后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场面几乎要控制不住了,直到孙浩龙来。

“太太,我来找小逗比啦”他向我打招呼。

“我靠人兽你说谁是逗比啊!”床上的马奥立刻停止了杠铃般的笑声,跳起来反驳。

孙浩龙,马奥的男朋友,外号(马奥专属)人兽,美术生,留着长发,在头后扎成辫子,显得很文艺——他人长得也不丑,有种优雅的气质也有点忧郁的美感,然而事实证明她和马奥都是逗比。

别问我是哪条事实证明的,也别问我怎么得出的事实,我只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那时候我闲的没事儿,正在画画,画的是一朵紫色的花。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它大概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而我只是觉得它很美,于是就画了。女人总是无法抗拒美的事物,不是吗?

然后这时,她又凑过来了。

“小学姐,你叫什么名啊!“

“我叫陆枳媱。”

”我叫石二,石头的石,犯二的二。”

“啊?”我一愣,随即也开始笑了起来,笑的几乎和马奥不相上下。

“行行行,你这个名字挺好,不求第一,但求第二,不错不错。”就是介绍太逗了。

我放下手中的笔,问她,“哎,那......石二你猜猜咱寝室都是学什么的啊?”

“我猜?我猜啊——”她装模作样地掐了掐指头,说“马奥哇,肯定是教数学的,奥数奥数嘛;三床的双马尾看起来那么萌大概是教外语的吧..........我是学数学的,但是你.......”

“我怎么了?”

她突然凑近,大大的眼睛盯着我,我鼻尖的空气已萦绕上她生姜薄荷味的洗发水的香味。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薄荷,可这个味道放在她身上正合适。

”我觉得你是教语文的。“

”你答对了一半。“

”哦?那,另一半呢?“

”我还学心理。“

“啊——好厉害啊”

“有什么可厉害的,我也只不过是喜欢罢了。”高中以前的时候,我总想当个心理医生,现在想想也算痴人说梦,所以这件事我从来没和别人提过。

然后我开始接着画画,笔下紫色的花开始显露雏形,开始朝着我脑海中的形态生长。

“这是紫色三叶堇吗?我好像在哪见过。”

“哦?这花还有名字?”我有些惊异,我从不知道梦中的野花也能有名字。

“那当然,每一种花都有,也都得有名字。”

然后她突然拉起我的手,“咱们一起画吧!”

然后的三分钟内,我见证了奇迹的诞生——她将笔尖摩擦于纸上,仿佛芭蕾舞演员的脚尖,轻轻旋转于舞台之上,留下淡淡的墨痕,或像沙滩上的脚印,留下重重的足迹。她像是神笔马良一般,勾勒出一朵栩栩如生的花,然后令其绽放,花开声音虽小却震撼心灵。

而她手中的也不过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紫色水性笔。



十点半准时熄灯,她像一只仓鼠一样爬上我的上铺,对我说,老陆,你是怎么想的,要当老师啊?

我刚放下手机想睡觉,听到她的问题,也一愣。

“就是.........高考分数够了,就上了师范呗。我们省分文理,文科生没活路。”

“哦..........是这样啊。”她好像有点失落。

我看她不回话,也就睡了。



然后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平稳的生活甚至就像一潭死水,但她就是水里唯一一只蛙。

然后是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和运动会。

tbc......发现了一个根本不算存粮的老文,唉,没时间了,本来今天应该更阿迷生贺的......

评论
热度(4)

2016-09-23

4

标签

12陆